笔趣300小说网

阅读记录  |   用户书架
上一章
目录 | 设置
没有了

43事故(1 / 1)

加入书签 | 推荐本书 | 问题反馈 |

推荐: 海棠小说 思路客! 你懂的视频!



陶桃看喷泉口喷出汩汩水柱,心情很舒爽,报复的快感席卷着她:“在答应你来这趟旅行前,我确定自己不会回头,只是想让你死心,别再纠缠。在巴厘岛这几天,你很照顾我,我也看到了你的悔意,但你出轨之后,哪怕生活在一起这么多年,我都看不懂是真还是假……我不愿一直生活在猜忌中。”她转过身,坚定地望着韦政,“而且,虽然你已可以避免,但在每一次你无意识对卢雪特殊关照时,我都觉得恶心。”

韦政看陶桃如此坦然说起卢雪的名字,尴尬地站在那处僵着脸看她。

“所以当我听说卢雪好像惹到麻烦工作难保的时候,我觉得真爽,我爽死了,真谢谢那些帮我解恨的天使。”陶桃勾唇轻蔑一笑,“你这么低声下气,真没必要。好好做你的富二代,该玩女人就玩,别来玩我就好。这段时间我也看明白了,我对你的爱没有那么多,更多的只是被背叛的怨,和尊严被人踩在脚底的恨。”

听陶桃如何说卢雪,自己如何,韦政都无甚感觉,只在她说没那么爱他时,心狠狠一痛:“你不那么爱我?这么多年你叫我老公难道是假的吗?你不爱我,爱谁?那个和你上床的男人?”韦政越说越急,“你爱他所以和他上床?是谁让你愿意离婚?”

陶桃失笑,原来这么多年,她始终没有看清眼前这个男人。她一眼不错盯着韦政:“原来你一直在纠结这件事,看来你从未把自己出轨当做重要的事来看待,只看重如何审判我,如何找出那个男人。”她已经懒得和他解释,多说一句都嫌累,“没别的话我回去了,明天回到S市你就找齐材料,我们离婚。”

韦政懊恼自己心急说错话。但是陶桃理解偏颇了,他是在乎谁和她睡了,但他更在乎陶桃是否还爱他。他无法跟陶桃解释,自己在卢雪身上操干时得到的那种近乎变态的征服欲和凌虐欲。这些赤裸又低俗的肉欲,他舍不得也不敢在陶桃身上施于。卢雪配合着他而且异常默契,他像吸毒一般,知道罪孽深重,却仍旧无法自控。这些他都难以启齿。

如今陶桃对他如此冷漠,让他心痛难当,抵死不想和陶桃结束婚姻。但他知道,陶桃但凡坚定一件事时谁也说不动,只好沉默着表示拒绝。

陶桃怕韦政受刺激又整出幺蛾子,只好缓和口气哄着他:“离婚我们的关系理清了,才能心平气和做朋友,对吗?”说完自己都觉得虚伪。她不明白自己明明是受害者,现在还得反过来照顾施害者的情绪,“先回去休息吧,真的挺晚了,我很困。”说完有点可怜巴巴地望着韦政。

韦政永远受不了陶桃无意识的撒娇,也许以后再也没有了,但这一刻,他的心狠狠抽痛,却无法拒绝她:“回去吧。”他听到自己说,声音凄凉。

陶桃看韦政不再固执,如释重负般转身就走,也不管他是否跟在后头。

韦政沉默着跟在陶桃身后,走了两步,鬼使神差地朝张廷亮客房的落地窗瞟了一眼。窗户内黑漆漆,没有任何动静。

回程的飞机上陶桃一身轻松,除了看见安信财富的人,想起卢雪仍旧有些别扭。

到了抵达大厅,赵姐和陶桃打了声招呼,大方地让她休息两天,之后再回去上班。陶桃欣然答应,正想趁这几天把离婚手续办了。

她难得主动走向韦政一行,同行人和韦政一起都望向她。陶桃不想说得太明白:“那……我们明天在上次约定的地方见?”韦政沉默了几秒,最终仍旧忍不住:“我不回公司了,先送你回去?”不明就里的同事们只用探究的眼神看着陶桃。陶桃顿时如芒在背,只匆匆说了句:“随你。”便拉着行李朝外走去。

韦政跟在陶桃身边,想接过她的行李箱,陶桃想都没想拒绝了。韦政看身边的人拖着行李,因日头太猛晒得脸蛋发红,不自觉紧抿嘴唇。

两人走至停车场,找到韦政的车。日头很晒,韦政转头看向陶桃:“陶……桃,车内现在很闷热,我先发动车,让空调先打开,再一起把行李放好。你等我一会儿。”陶桃点头。

韦政很快把车启动,将空调调至最大风挡,再快速出来。他刚走至车尾想和陶桃打招呼可以上车,就看到陶桃身后不紧不慢驶来一辆白色宝马X3。

韦政开口提醒:“陶桃,身后有车过来,你稍微让一下,小心。”陶桃依言往旁侧了一步,顺带往后看了一眼。

她自认为已经避至路边,不会影响行车。但那辆白色X3的司机跟没注意似的仍旧往她的方向不紧不慢开去。

韦政这时候才注意车牌,是卢雪的车。他抬手示意,想提醒开车的卢雪注意方向,却刹地瞳距一缩,猛地大喊:“老婆快躲开!”一边莽撞地撞开挡在前头的行李箱。

陶桃奇怪地回头,却是那辆X3跟没看到陶桃一样朝她的方向碾去。眼看就要撞到她,陶桃一边退一边尖叫,吓得脸煞白。就在快要把她碾压在车头和身后的车尾一瞬,韦政使劲把她拉扯出来,惯性之下陶桃被拉得一个猛转身摔倒在地。手掌和膝盖被热烫的柏油地面摩擦得生疼。

还没反应过来,就听到韦政一声怪异的惨叫声。陶桃趴在地上,猛地抬眼,眼前的一幕真得她脸色煞白。她张着嘴想说话,却发不出声,只嘴唇无法控制地颤抖。

不知过了多少秒,她才终于找回自己的声音,带着哭腔跌跌撞撞爬往前赶:“韦……韦政……韦政你怎么样韦政!”

韦政面露痛苦,脸色青白,双手下意识推着身前的车头,奈何只是无济于事。陶桃白着脸往他身下看,他的一只腿被夹在车头和身后车尾之间,几乎没有任何缝隙。陶桃有很不好的预感。

她不敢再看,只一边抖着手找兜里的手机,一边喘着气安抚韦政:“没事没事,我打120,你坚持住韦政!”但因为太过紧张手指摁了好几次才拨通120电话。反倒是韦政喘着粗气安慰她:“老婆……别哭,别着急……我、我没事……”

陶桃不知自己已泪流满面,只慌张地跟120说明情况和他们所在位置。此时车身往后退了几步,韦政随即跌坐在地,惨叫一声。陶桃慌忙挂了电话跑到韦政身边。

汽车驾驶室门打开,一双银灰色高跟鞋歪歪扭扭跑到陶桃和韦政身旁,卢雪哭着喊:“韦政!对不起!我没想到会这样……我不是故意的,呜呜呜你别出事!”

陶桃挂完电话没心思思索为何开车的是卢雪,也不管她的哭哭啼啼,只尽量让自己冷静,再次拿起手机拨打张廷亮的手机。她甚至没心思考虑为什么会想打电话给他。

张廷亮听陶桃略带哭腔的求助,不假思索回答:“我马上到,你别怕。”说完也不挂电话,一边和她说话一边教她急救知识。

陶桃挂断电话,依照张廷亮的指示,跑到韦政车边打开车门,看是否有衣物。她没看到韦政任何衣物毛巾,只看到自己的一件外套,是韦政随时替换放在车内,以防陶桃觉得凉的时候能穿上的。

她哽咽着匆忙扯出外套,跑到韦政身边。韦政被轧的那支大腿有一段明显凹陷,鲜血已经浸湿了整条牛仔裤腿,裤管呈紫褐色。韦政脸色灰白,已经因失血过多和极度的疼痛而晕厥过去。

陶桃抖着手把外套缠在裤管凹陷处上方扎紧,又想起张廷亮要她保持韦政清爽的嘱咐,赶紧把他衬衫衣扣解开,嘴里一直唤着韦政。

旁边的卢雪还在痛哭道歉,陶桃手脚不停,突然猛地转过头狠狠瞪着卢雪:“闭嘴!”卢雪被陶桃突然地狠劲吓到,倏地噤声。愣愣看着陶桃不停唤着韦政,想让他清醒过来,心里想起什么,又恨恨盯着她,却也为了韦政安静下来。

张廷亮很快到了,他扫了一眼紧绷着站在一旁的卢雪,便快步走向陶桃和韦政。他接手了陶桃手上的急救措施。

陶桃看到张廷亮有条不紊地处理着急救细节,直到救护车到来,跟他一起把韦政护送上车,看他医院急救室。陶桃才虚脱地瘫在地上,手捂着双眼呜呜地哭起来。



上一章
目录
没有了

A- 18 A+
默认 贵族金 护眼绿 羊皮纸 可爱粉 夜间